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父母愛情
來源:山西日報 作者:王海燕2020-10-21 15:44:14
瀏覽字號:
0

  父母都是上世紀50年代生人,我向來認為在他們那代人中似乎不存在“愛”這樣的東西。當年夫妻之間的結合多是“父母之命”,婚前彼此溝通甚少,在柴米油鹽的庸常日子中才開始慢慢了解對方。特別是在農村,成家就意味著擔當,男主外掙錢養家糊口,女主內帶孩子照顧家庭,夫妻之間的情愫更多地體現為一種親情。

  小時候,父親是村里小有名氣的木匠,成天有忙不完的活兒。母親既要操持家務、照顧爺爺、撫育我們姐弟仨,還要下地勞動。一大家子的一日三餐都是母親一個人做,父親做工回來從來不沾廚房的邊,看到母親獨自在灶臺忙活也沒有一句溫暖體貼的話,只是站在門邊瞅瞅,就默默地到他專門放置木工工具的那個屋子維修或保養他的工具。直到飯菜上桌,父親才在我們和母親的呼喚聲中走出那間屋子。

  在上世紀70年代的農村,做飯是個苦差事。當時家里窮,為了讓家人吃上新鮮蔬菜,母親在院子里種上了黃瓜、西紅柿、大白菜;為了省煤,母親就去收割后的田里拾柴火,用玉米稈、高粱稈、路旁的枯樹枝等燒火做飯,一頓飯做下來,母親的臉上除了柴火燃盡后飛揚起來的灰就是汗珠,特別是夏天,兩者的混合體讓母親的臉變成了花的。盡管如此,我從未聽母親喊過一次累、叫過一次苦。

  母親如此任勞任怨,讓外祖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。她不止一次地當著我們姐弟和母親的面數落父親的不是,在外祖母看來,母親和父親一樣從事體力勞動,干的活并不比父親少,做飯的時候父親就應當主動幫忙,即使不和面炒菜,也要剝個蔥搗個蒜打個下手。每當這個時候,母親總是淺淺地一笑,偶爾還會找理由為父親開脫。

  于是,在我幼小的心里有了一個問號——父親是不是不愛母親。有一次,父親設計的一套家具得到了村民的贊揚,他心情大悅,回家特意囑咐母親多炒了幾個菜下酒。幾杯酒下肚后,父親興致很高,趁母親去廚房下面條,我鼓足勇氣悄悄地問父親:“爹,你愛我媽嗎?”父親聽后,狠狠地白了我一眼:“姑娘家的,說什么愛不愛的。”但是細心的我分明從父親的眼角看到那么一點點羞澀。

  自從那次問過父親之后,我的心里算是有了一個模糊的答案,父親是愛母親的,雖然他們之間從未有過任何愛意的表達。我逐漸地長大,學會了從家庭生活中觀察和體味父母之間點點滴滴愛的情愫——父親依舊不幫母親下廚,但家里的重活累活他總搶著干在前;離家打工收賬回來,父親總會買些我們姐弟愛吃的水果,每次他都從包里先拿一個出來:“這個給你媽,剩下的歸你們”,然后就去找母親“匯報”外出的收獲,尾隨父親身后,我發現僅僅幾天沒見面,父親和母親好像有說不完的話。我的心里不由竊喜,因為驗證了“父親愛母親”這一結論的準確性。

  今年年初,父親謀到一份在省城太原做工的活計。因為和我同在一個城市,工地離我家又不太遠,在我的強烈要求下,父親決定晚上暫住我家。一天的工作結束,父親看上去很疲憊,進門一番洗漱之后,就坐在沙發上休息。每次都是剛坐穩,就迫不及待地從口袋中掏出手機,撥通母親的電話:“忙啥哩?今天太原變天了,老家天氣怎么樣?早晚記得要多穿幾件衣服。吃飯了嗎?年齡大了,別啥也舍不得……”諸如此類的話題父親會重復地和母親說多次,母親似乎也回答得不厭其煩,電話一打就是半個小時甚至更長。看看電話這端神采飛揚的父親,又瞧瞧桌上早已擺放好快要放涼的飯菜,我不得不提醒父親先吃完飯回頭再給母親打過去。坐在餐桌上,父親仍意猶未盡,一邊吃飯一邊和我們談論母親:“你媽年輕的時候在村里是數一數二的好閨女,長得漂亮,干活也不孬……”父親眉飛色舞地講述著,我的眼眶卻濕潤了。我知道,我是被父親對母親這種樸實無華、始終如一的愛感動了。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(*^▽^*)MG非常幸运游戏网站 闲来贵州麻将有安卓版 广东11选5开奖现场 辽宁11选五中奖技巧 快乐10分20选8技巧 赛车游戏破解版 国标十三张麻将 湖北麻将怎么打的 哈哈湖南麻将下载安装 福建快3开奖软件 四川金7乐在哪里可以买 彩易网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山西大唐麻将元宝代理 全来湖南麻将下载 篮网队老板 中国百家乐 上海快3最新结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