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隨筆 > 詳細內容
小蓮
來源:《朔風》雜志 作者:豐慧春2020-08-31 11:39:02
瀏覽字號:
0

  小 蓮

  去年,由于工作的調動,我搬進了離單位不遠的一個小區,自從我住在這棟樓上,每天都是起早摸黑地上班,對周圍的鄰居不很熟悉。

  今年,受到疫情影響,我一直在家呆著,偶爾下去買點菜,出門倒倒垃圾,這期間我認識了小蓮,她身形苗條,肌膚勝雪,雙目猶似一泓清水,顧盼之際,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,再加上精致的妝容,使她那冷傲靈動中頗有勾魂攝魄之態,讓人不能不魂牽夢繞。我雖然是個女人,卻被她所深深傾倒,不免要多看她幾眼,但看歸看,我心里多少有點不服氣,甚至很生氣,哼!一天起來打扮得像個狐貍精給誰看?濃妝艷抹的誰知道她是干什么職業的?作為一個賢妻良母在家每天忙著給家人做飯、打掃家,哪有時間化妝?就像我,每天能記住洗臉就不錯了,這么一想,我的心理就平衡了,自然而然也就高興了。

  人的心理是奧妙無窮的,當受到某類事影響開始產生了不平衡之感,卻終究還是獲得了一種阿Q式的平衡之后,會體驗到異乎尋常的愉快。

  這天,兒子對我說:“媽媽,《紅與黑》那本書你到底給我買不買了?別的同學讀后感都交了,我的書還沒影兒。”我這才想起來,孩子年前和我說過這件事,由于忙,我轉身就忘記了,想過年之后到書店買也不遲,誰知,由于疫情,書店不開門……我只得和朋友借了,怕打電話影響孩子學習,我來樓道打電話,正好小蓮從外面回來了,我看到她,故意轉過身去,當她聽到我借這本書,一直在那兒等著,直到我打完電話,對我說:“姐,我家有這本書,你等會兒,我給取去。”她不由分說跑上樓。我一時呆在那里了,直到她把書放在我手里,我才下意識地說了聲:“謝謝。”她說:“不客氣,我家有好多名著,如果孩子需要,您就只管來借吧,我也喜歡讀書。”

  為了表示對她的感謝,第二天,我特意做了一些家鄉小吃給她送過去了。就這樣,一來二去,我們成了好朋友。

  女人之間的友誼是不需要鋪墊的,也沒有預備期,往往就像愛情一樣,邂逅一場電影就能自然而然地產生火花,可能并不持久,像禮花似的,但是在其綻放之時每一朵都是真誠的。

  一旦成為好朋友,她經常來我家坐,我們話題的邊界就延伸,以往相互之間不便交談的看法,感慨,現在都敢坦率地發表自己的觀點了。談到盡興處,我倆直接把腳放在地毯上,以近乎詩意的心情感覺著地毯的厚軟與溫暖。一次,我直言不諱地說:“以前,我一直以為你是那種傻白甜的花瓶,可隨著對你的了解,你是一個很有思想很有內涵的人。”她也毫不客氣地擺出思想者煞有介事的模樣,故作沉思狀地說:“你說對了,艾絲美拉達的沒心沒肺在我身上有點,卡門的任性在我身上也有點,瑪蒂爾德的叛逆在我身上還有一點,我身上也有晴雯的剛烈,黛玉的孤芳自賞式的憂郁……哎呀,一言難盡,我這個人太復雜了,沒辦法,我就是上帝心血來潮時的杰作。”說完,我倆哈哈大笑。

  時間過得真快,再加上每天忙著備課、上網課、做飯、收拾家,直到有一天,兒子說書讀完了,讓我還給她時,我才想起來有段時間沒見到她了。正好借還書之際,和她聊聊天。

  我敲開她的門,開門的是她媽,一相面就能看出她娘倆眉梢眼角處很像,只是她的眼神有點兒憂郁。我禮貌地問了一聲:“阿姨好。”

  小蓮也聽到我的聲音,讓我過去。

  她正對著鏡子化妝,她有專門的化妝間,她像一位專業的化妝師一樣在給自己精心地描眉,手法嫻熟自然,長發披于背心,用一根紅色的絲帶輕輕挽住,一襲白衣,更是粲然生光,只覺她身上似有煙霞輕攏,當真非塵世中人,我不由得被她的美貌驚呆了,心想:我如果是個男人,一定會毫不猶豫地追求她,且不惜一切代價。甚至心里酸溜溜地想,將來哪個有福的男人能把她娶回家?正想著,她轉過頭來沖我微微一笑,我一下子才回到現實,我為自己剛才發呆的窘態而臉紅。為了避免尷尬,我俗不可耐且自我調侃道:“你真是一位精致的女子,和你比,我真是差遠了,這不,我都將近一個星期沒洗臉了……”原以為她會笑,沒想到,她一本正經地對我說:“姐,我還羨慕你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呢。”“怎么了?”我驚奇又有點兒摸不著頭腦地問。“唉,姐,你或許不知道,我患有先天性心臟病,前幾天病情又發作了,由于搶救及時,我才總算是撿回一條小命,我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倒下了……”“啊?!”我失聲喊出并且下意識地捂住了嘴巴。她卻不慌不忙,就像聊家常一般侃侃而談:“所以,我要時時刻刻讓自己保持美麗的容顏,即使哪一天忽然不行了,我也是漂漂亮亮非常體面地離開這個我深愛著的世界。因為據聽說入殮師的化妝水平根本不行,價格還特別昂貴,我可不想將來投生成丑八怪。”她邊說邊沖我做著鬼臉,她神態天真、嬌憨頑皮,說完,格格地笑了,可我卻笑不出來,找了個借口,把書放下,默默地退了出來。

  回到家里,一向不信神佛的我把我能想到的神佛在心里虔誠地拜了一遍,祈求他們保佑小蓮身體健康,平安無事。

  可令我擔心的一天還是來了,這天我正擦客廳的地板,聽到外面一陣緊似一陣的救護車聲音,并且好像是是直奔我們這棟樓來的,一開始我也沒在意,畢竟樓上這么多住戶,人都是吃五谷雜糧的,難免生病……可隨著雜亂漸漸逼近的腳步聲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,我呆了片刻,鼓足勇氣推門出去站在樓道里,不一會兒,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從小蓮家里傳出,我發瘋般地跑過去,只見她靜靜地躺在床上,宛如熟睡一般,面色安詳,眉宇之間透著的是與凡塵女子不同的靈氣。

  由于她沒結婚,死后骨灰不能進祖墳,有戶人家倒是打聽到想花大價錢給自己因車禍去世的孩子配冥婚,可小蓮父母親沒同意,因為他們覺得女兒是不小心墜落凡間的天使,完成了使命現在又回到天上了,而凡夫俗子根本配不上她的,她也不需要任何人陪伴。

  我完全同意這個觀點。

  小蓮出殯這天,我也特意給自己畫了個精致的妝容,以這種獨特的方式默默地送她最后一程,也只有這樣才是對她最大的尊重。

版權歸原作者所有


朔州新聞網版權聲明

點擊熱榜

熱門圖片

(*^▽^*)MG非常幸运游戏网站 bbin直营网站大全 极速赛车走势图表 河北11选5秘诀 比特币收益率怎么计算 乐宝真人百家乐赌博_进入游戏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 快乐十分技巧选号口诀 维卡币价格 江苏麻将透视眼镜 北京pk10官网 股票交易市场 1000炮捕鱼游戏手机版 能上下分的麻将app 有重庆时时彩网址吗 四川金7乐开奖号 爱来麻将代理怎么做